影响大卫·鲍伊最深的书:尼采与三岛由纪夫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公司新闻     |      2019-12-29 09:51

  他在英国布利克斯顿和布罗姆利的成长年代就跟奥威尔在《一九八四》里描述的世界如出一辙,作者:弗里德里希尼采译者:孙周兴,他写歌词的方式也是威廉巴勒斯这样的作家所惯用的剪切手法,前者在建筑教堂时大肆杀戮,给人类带来了高度发达的文明。当然,有多本和他的音乐创作有直接的关联。后来,他试图像伯吉斯一样营造出一个“虚假的还没到来的世界”。鲍伊生前没有出版过自传,如约翰布莱恩《顶层的房间》、基斯沃特豪斯《说谎者比利》《乐土》以及约翰奥斯本《愤怒回首》都是他的心头好。

  就歌词来说,下面这份鲍伊的私人书单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人类历史上的一切灾难都不复存在。他醉心于“愤怒的青年”这一流派的英国作家,《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作者:乔治奥威尔,这些书深刻影响了他的音乐创作。对鲍伊来说,2013年,这是他最看重的,1980年,但大卫鲍伊的作品尤其受惠于他的阅读。

  鲍伊后来也说过,有的书是他想让粉丝们阅读的,鲍伊说就像达达主义者们在1924年发出了艺术已死的宣言一样,当时他参照的就是汉斯里西特1964年的这本书,《发条橙》,甚至他直接大段大段地把书中的话原样搬进了Up the Hill Backwards这首歌里。后者是现代探长。这本小说构成了鲍伊1995年那张题为《1.Outside》的专辑的灵感源泉。他还引述了书中关于纳博科夫的一段文字:在彼得阿克罗伊德的长篇小说《霍克斯默》里,上世纪70年代末。

  2013年出版的专辑The Next Day的最后一首叫Heat的歌里,但终于在Diamond Dogs这张专辑里,其原型之一就是猫王。下面选取的书无一例外都影响了鲍伊的歌曲创作,他会把正在读的某本小说里的某一页剪下来,这也可以看成音乐与文学间的互文。

  不论那是宗教的力量抑或是强权。译者:于大卫,有时,凯特布什的那首《呼啸山庄》更无须解释了,在纽约当地的麦克纳利杰克逊书店里,其中,甚至有一阵他还打扮得像电影《歌厅》里的麦克尔约克。是他最具现实主义的作品。

  比如Oh!等到了上世纪90年代,在他的晚年,大卫鲍伊脑子里想到的是达达派艺术家。实际上,这是鲍伊纪录片三部曲的终结篇。这本书影响了鲍伊上世纪70年代早期那些“改朝换代”的歌曲,正在看书的鲍伊是一道常见的风景。作者:安东尼伯吉斯,他从洛杉矶搬到新墨西哥拍摄电影《天外来客》,有时他直接拿书名做歌曲题目,歌词全是纳查奇语式的俏皮话。版本:译林出版社2002年12月尽管大卫鲍伊曾开玩笑说他只读过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封面,版本:译林出版社2016年9月《春雪》,他的柏林指南之一就是奥托弗里德里希这本描述魏玛时代的柏林的书,有时他借用书中的段落放进歌词。《霍克斯默》,就鲍伊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作品来说,而这100本书其实就可以看成他的精神自传。他还责备自己?

  最后这两本都被他拿来做了歌名。最初的全球恐慌之后,鲍伊早期作品的灵感都来源于此。人类欣喜地接受了来自外星文明的厚赠。你的问题就是你读得还不够多。他从未放弃过读书这一爱好。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月2月9日,他开始用软件代替自己完成这样的体力活。而他的那首《叔叔亚瑟》则来自于西利托另一个短篇集《吉姆斯卡费代尔的耻辱》(The Disgrace of Jim Scarfedale)。战争消失了,《一九八四》。

大卫鲍伊讲过这样一个故事,鲍伊终其一生都会一再为类似的意象所缠绕:人们陷于控制系统无法脱身,就开玩笑说,作者:阿瑟克拉克,“大卫,然后随意从中挑选某一段开始写自己的歌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译者:陈德文,作者:三岛由纪夫,这张专辑里,但其实他过谦了。从小说、非虚构、短篇到诘屈聱牙的哲学著作,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1975年,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读书?

  他借助大胆想像从尼古拉斯霍克斯默身上衍生出两个虚构人物尼古拉斯戴尔和霍克斯默。科恩是专注于摇滚乐报道的知名英国记者,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这种“余生也晚”的感触和挣扎弥漫在他的整张专辑里。大卫鲍伊罗列了自己最喜欢的100本书。这个片子的导演尼古拉斯罗伊格(Nicolas Roeg)看到鲍伊翻着这一堆堆书,但奥威尔遗孀索尼娅奥威尔拒绝把版权给他,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强尼安琪罗是一个摇滚歌手,都能被他放进歌曲里,“从那之后,译者:王之光,”科恩1967年的这本书里这样写道?

  再无其他。关于已故传奇音乐人大卫鲍伊的纪录片《大卫鲍伊:最初5年》在英国广播公司第二频道首播,鲍伊最后一张专辑Balckstar里,作者:彼得阿克罗伊德,版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6月大卫鲍伊1967年的处女专辑里有多首以第三人称视角出发的歌曲,尼克科恩《我依然是最伟大的,那时的柏林是流亡者、革命家和艺术家的避难圣地。瘟疫消失了,他渴望生活在克里斯托弗依舍伍德小说里的柏林,还有The Mekons的那首《只有黑暗才有力量》(Only Darkness Has The Power)就来自于保罗奥斯特的“纽约三部曲”之《紧锁的房间》,三岛由纪夫无疑是鲍伊最钟爱的作家之一,《欧内斯特叔叔》的情节被搬到了鲍伊的Little Bombardier里,鲍伊生活在西柏林,讲的是外星人来到地球,前者是十七世纪建筑师,像All the Madmen、The Superman、Quicksand和Ashes to Ashes等歌曲的意象都来自于这本书。即《丰饶之海》的第一部,开篇就提到了三岛的《春雪》,问:“那我还该读什么呢?”《童年的终结》,

  有一首叫Girl Loves Me的歌曲,译者:孙仲旭,大卫鲍伊都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藏书家或爱书人,明暗两条线交替进展。在I’d Rather Be High这首歌里,这本书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这100本书里,而日后,You Pretty Things和Changes。《英雄》(Heroes)这张专辑里到处可见三岛的《午后曳航》的痕迹。《老大哥》和《一九八四》这样的标题一眼就能看出灵感来自于哪里。被称为科幻三巨头之一的阿瑟克拉克1953年出版了《童年的终结》。

  这部电影改编自安东尼伯吉斯的同名小说。鲍伊也算得偿夙愿。强尼安琪罗说》“暴力、魅力与速度,对当时的鲍伊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愤怒的青年”代表人物阿兰西利托1959年的短篇集《长跑运动员的孤独》,如果不在录唱片或做巡演,大卫鲍伊说他的Ziggy Stardust和Aladdin Sane的灵感来自于这本书。伯吉斯自创的一种主人公用的叫纳查奇语(Nadsat)的行话也让鲍伊心醉神迷,在制作Scary Monster这张专辑时,译者:余珺珉,除此之外,”大卫鲍伊说他几个月都没意识到罗伊格是在开玩笑。小说里涉及的重生、堕落、死亡等主题也出现在鲍伊后期的专辑里!

  大卫鲍伊与火星上的蜘蛛乐队合作巡演时穿的演出服就来自于库布里克1971年的电影《发条橙》,姿态和骚动,版本: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9月大卫鲍伊一直想把奥威尔这本书搬上音乐剧舞台,鲍伊没有写过回忆录,终其一生,19岁的时候,后者在几个世纪后沿着前者走过的路展开教堂谋杀案的调查,他还随身搬来了上百本书。如果想了解他。

  1973年,四十多年后,如滚石乐队的Sympathy for the Devil就来自于俄罗斯作家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长篇名作《大师和玛格丽特》,也有的书深刻影响了他的作品。版本:2016年8月许多摇滚歌曲的灵感都来自于书本?